TP手表资讯 > Ticwahct手表资讯 >

inWatch王小彬:做智能硬件,注定要被硬件和软件

时间:2020-08-18 03:30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【编者按】本文的作者是映趣科技创始人王小彬。

回首2014,我们映趣科技发了三款产品,智能手表市场做到第二(腾讯研究报告数据),算是取得了点点成绩。但是回首这365天,“苦”这个字才是主旋律,深深地刻在每一个映趣人的脑海里。

其实对于一家成立才两年的创业公司来说,比别人苦是应该的。不过既然已经接近年底,我想把这一年的“苦难”做个总结,和广大创业者分享,希望可以帮大家做个心理建设。

硬件之“苦”

对于一家智能穿戴企业来说,硬件能力是重要的基础之一。我们自诞生之日起,就立志做一个品牌公司,因此硬件制造抓在手里是理所当然。也正是这样的理念,这一年“苦难”多多。

以今年5月正式上线的inWatch Z举例,作为全球首款高性能可独立通话智能手表,由于是大量采用新材质新技术,造成产品结构十分复杂。仅表带一项,就有天线、数据线、充电口、骨传导等六大部件融合其中。其中数据线埋入一项,就耗时几个月,报废试验1万多次。

表带注塑成型,需要280度左右温度,而数据线只能承受220度左右温度,为了能够兼顾两者,因此我们决定采用最新的低温注塑工艺。为了提升良品率及保证质量,我们在硫配比,温度控制方面进行了无数次试验,八元一条的数据线,试验一次废一条,生物硅胶材质用了也不知道多少,开模修模多少次已经不愿再提……只记得检讨会开了几十回,报废物料几十万元,工程师没回家几天。

这样的苦,我们在这一年,几乎天天经历,也庆幸有了这些磨难,让我们积累了硬件制造方面不少的经验。

软硬结合之“苦”

智能手表,智能的因素更多的体现在软件上,而软件的优劣,将决定智能手表产品的生命力。我们自成立之初就认识到软件的重要性,并组建了规模不小的软件团队,但是在2014年,软件工作还是成为了公司的瓶颈,并让我们“苦不堪言”。

9月,我们联合魅族发布了最新的产品inWatch Pi,一经推出,就预售超过30万台,可谓成绩喜人。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,软件的工作,成为公司所有人的苦。

安卓系统的碎片化,造成了蓝牙适配的复杂性超乎我们预计,公司软件团队自己苦干十几天,不能完美解决;和魅族工程师联调,耗时十几天,效果不够满意;叫上TI工程师联调,熬夜一周多,差强人意……光在蓝牙代码上,为了适配市面上尽可能多的手机,我们软件团队就耗时一个多月,人人无休。

蓝牙之后,运动、睡眠算法上,又遇到了精准度问题。我们从自研、与bong手环算法、国外某品牌算法等多方合作,不断修正,代码重构了超过50次,也依然不能将准确率提升到95%以上。虽然已经超出许多主流手环的精度,但是依旧不能让我们自己、更不能让用户满意。

纵观整个软件系统的开发,我们软件团队和公司管理层,基本上是7*16小时工作,但是还是一次一次跳票。用户抱怨、经销商抱怨让我们第一次感到如此绝望,此中苦滋味,真是只有自己懂。

2014年,是智能穿戴市场化元年,我们作为参与者之一,在品牌和产品销售规模上,取得小小的成绩。但是这些成绩的背后,更多是全体员工和所有合作伙伴的辛苦付出。总结这一年,我们认为是“苦”字当头,“苦”中作乐,所有的苦难,对我们团队来说都是前行路上的磨刀石,磨砺我们更加坚强。我们相信,在即将到来的2015年,我们会遇到更多的苦,并乐于体验更多的苦,因为除了吃苦,我们并不比别人拥有更多。

雷锋网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inWatch王小彬:做智能硬件,注定要被硬件和软件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